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北頌最新章節 > 第0276章 木雕青蛙

北頌 第0276章 木雕青蛙

    “丁謂已經伏誅,如今參知政事之位尚在空缺,祖父可以主持庭推,推舉刑部尚書王曾擔任參知政事。”

    寇季弓著腰,笑瞇瞇的說出了心里的想法。

    丁謂伏誅,參知政事之位空缺,可并沒有像是之前李迪罷相以后,引起爭搶。

    其中緣由,寇季大概也能猜到幾分。

    滿朝文武雖然貪圖參知政事之位,可在他們眼前,有李迪、王曾、呂夷簡、王欽若四人攔著,他們心里都清楚,以他們的履歷和對朝廷的功績,很難比得過這四個人。

    所以他們就絕了爭搶參知政事之位的心思。

    這才導致,丁謂被誅數日后,依然沒有人提及推舉參知政事人選的事情。

    不是他們不愿意推薦,而是候選人已經很明朗了,不需要他們推舉。

    寇準如今獨掌朝綱,王欽若是不可能有機會在寇準手里出頭的,所以參知政事之位,跟他無緣。

    呂夷簡雖然有競選參知政事的資格,但是他身兼巡視天下的指責,如今只巡視了不足八路,尚有一半還需要繼續巡視。

    他既然已經做了一半,就斷然不會半途而廢,必然會一貫而終。

    所以此次參知政事的推舉,他也不會參與。

    那么參知政事人選,就落在了王曾、李迪二人身上。

    李迪和王曾二人,皆跟寇準交好。

    寇準又是朝廷的執掌者,所以在百官們眼里,無論是李迪、王曾誰擔任參知政事人選,其實都跟他們沒有太大關系。

    所以在這件事上,百官們表現的并不熱切。

    寇季提議讓寇準推舉王曾為參知政事,其用意就是為了把百官們的注意力從文武相爭上面引回來一部分,引到爭奪官位上面來。

    借此緩解寇準所要承擔的壓力。

    一旦王曾擔任了參知政事,他身上兼任的刑部尚書一職就要考慮卸下來。

    刑部不比以往,如今的刑部可是六部中唯一一個權力健全的衙門,也是朝廷一個重要衙門,刑部尚書可以說是位高權重。

    它一旦空缺出來,必然會引起百官哄搶。

    所有有機會競爭一下刑部尚書的官員,都會拉幫結派的幫自己搖旗吶喊,又或者走各種門路,為自己謀官。

    如此一來,朝堂上有一大部分官員的注意力會被這件事吸引,會暫時放下文武相爭的事情。

    寇準屈指敲打著寇公車的扶手,仔細推敲了一下寇季的話,旋即咧開嘴笑道:“倒是一步妙棋……老夫就照你說的辦,雖說這法子不能徹底解決朝堂上的文武爭斗,但卻能緩解一段時日。”

    說完話,寇準撐著寇公車的扶手站起身,背負雙手,踱步走了兩圈,感嘆道:“如此一來,李迪會受委屈啊。”

    寇季淡淡笑道:“李爺爺又不是什么蠢人,一定會明白祖父的良苦用心。”

    寇準踱步到寇季面前,吧嗒著嘴道:“你小子把人心倒是揣測的通透……”

    寇季果斷搖頭,“我可沒有……”

    寇準笑罵道:“沒有個屁……趕緊滾蛋……后日記得去吏部報道,你頂著吏部侍郎的名頭也快小半年了,再不去吏部報道,滿朝文武該有怨言了。”

    “知道了……”

    寇季答應了一聲,遲疑了一下,詢問道:“我還有一事想請教祖父?”

    “說說看……”

    “您打算如何處置皇城司提舉劉美?”

    寇準上下打量了寇季一眼,不咸不淡的道:“替劉亨那小子問的?”

    寇季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有一半是因為劉亨,有一半是因為好奇。”

    寇準聞言,失笑道:“什么好奇,老夫看,你小子就是為了劉亨那小子。說起來你跟劉亨那小子交情也不錯,作為至交好友,關心一下他爹的近況也在情理之中。

    老夫也就不瞞你,劉美暫時無事。”

    “怎么會沒有事呢?”

    寇季一臉疑惑。

    劉美派遣皇城司的人刺殺李昭亮,這已經是一件眾所周知的事情了。

    劉美怎么會沒事?

    寇準解釋道:“劉美派人去刺殺李昭亮,純粹是太后授意的,若論罪,太后才是惡首。如今太后雖然自囚在寢宮,但卻沒認下這樁罪過。

    滿朝文武雖然彈劾劉美,但卻沒有實證。

    既然沒有實證,如何法辦劉美?”

    寇季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心里忍不住為劉娥贊嘆了一聲,劉娥一招壯士斷腕,不僅讓自己脫離了危局,也幫著劉美脫離了危局,確實厲害。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

    寇季對寇準拱了拱手,離開了寇準的書房。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見劉亨、曹佾二人攀著酒壺在喝悶酒,他就拍著二人的肩頭笑道:“你們兩個不用煩惱了。我剛才問過我祖父,他說過一幾日,朝堂上的文武之爭就會緩解一下。

    他還說,劉伯伯雖然遭到百官彈劾,但是百官沒有實證,劉伯伯不會有事。”

    劉亨、曹佾二人聞言,放下了酒壺,眼睛瞪的像是銅鈴一樣,疑問道:“真的?”

    寇季點頭笑道:“自然是真的,以我祖父如今的地位,還需要說謊話騙我不成?”

    劉亨拽住了寇季的袖子,急切的道:“那你仔細給我說道說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寇季淡然搖頭道:“事關朝中機密,你二人品階太低,不能告訴你們。”

    劉亨、曹佾二人皆是一愣。

    隨后二人對視了一眼,同時站起身。

    劉亨詢問曹佾,“你覺得該怎么辦?”

    曹佾嫌棄的道:“絕交吧……”

    劉亨點了點頭。

    隨后二人齊齊看著寇季,認真的道:“絕交吧……”

    寇季愣了愣,淡然笑道:“既然要絕交,你們兩個就得把衣角留下,不割袍的話,如何斷義?”

    二人一起翻了個白眼,瞪了寇季一眼。

    “想得美……”

    不等寇季開口,二人已經邁步往府外走去。

    寇季盯著二人離去的背影,搖搖頭,笑了。

    解決了劉亨、曹佾二人的心事,寇季掉頭去了府上匠人所在的院子。

    在院子里待了一下午,搗鼓了一點小東西。

    翌日。

    他拿著自己搗鼓出的小東西,出了寇府。

    直奔城外的蘭花苑。

    到了蘭花苑門口的時候。

    守在蘭花苑門口的向府仆人們恭敬的向寇季施禮。

    寇季隨意點了點頭。

    他們也沒有阻攔寇季,任由寇季進了蘭花苑。

    寇季在蘭花苑里兜兜轉轉,終于到了會佳人的地方。

    只是到了地方以后,抬眼一瞧,就有點臉黑。

    佳人身邊多了兩個磨人的小妖精。

    其中一個小妖精看到了寇季,頓時雙手叉腰,瞪著眼,喝斥道:“站住!不許你過來!這允許你進我們向家別院的?”

    “妹妹,不得無禮。”

    向家二妹妹開口訓斥了一下向家小妹。

    隨后她對寇季淡淡一禮,道:“見過寇家哥哥……”

    “二妹妹有禮……”

    寇季和向嫣雖然沒有互相說話,但遙遙一禮。

    向嫣對寇季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神情。

    寇季就猜測到,這兩個磨人的小妖精是纏著向嫣過來的,并非向嫣要帶她們過來的。

    向家小妹見寇季這個壞人跟自家二姐姐和自家大姐姐互相施禮,唯獨不搭理她,頓時顯得更來氣。

    她一手插著腰,一手指著門外,沖著寇季兇巴巴的瞪著眼。

    寇季淡然道:“馬上離開,不過在離開之前,我有個東西要送給二妹妹。”

    向嫣三姐妹聞言皆是一愣。

    向家二妹妹、向家小妹一臉茫然。

    向嫣目光在二妹妹和小妹身上盤桓了一二,又看了看寇季,似乎想到了什么,略帶嗔怒的瞪了寇季一眼。

    寇季抬手伸進袖口,從里面取出了一只木雕青蛙,他粗暴的擰了幾圈青蛙身側的蝴蝶紐,把青蛙放在了地上。

    然后就看到青蛙一蹦一蹦的跳向了向家二妹妹。

    向家二妹妹和向家小妹在見到木雕青蛙動起來以后,目光就沒從木雕青蛙的身上挪開過。

    向嫣看到了木雕青蛙動起來的時候,眼中閃過一道驚愕。

    但她卻沒像是二妹妹和小妹那樣,沉迷在木雕青蛙中不可自拔。

    寇季趁著向家二妹妹和向家小妹沉迷木雕青蛙的時候,對著向嫣無聲的說了幾個字。

    向嫣看懂了寇季要表達什么意思,緩緩點了點頭。

    隨后二人對視了一眼,會心一笑。

    木雕青蛙一蹦一跳的跳到了向家二妹妹腳下,向家二妹妹瞪著眼睛,有些不知所措的伸出手,可當她要觸碰到木雕青蛙的時候,又趕忙收回手。

    然后她一臉驚愕的盯著寇季,難以置信的問道:“給……給我的嗎?”

    寇季認真的點點頭。

    向家二妹妹小心翼翼的捧起了木雕青蛙,如獲至寶的捧在了胸前,聲音略帶顫抖的詢問寇季,“它為什么不動了?”

    寇季笑著給向家二妹妹說了一下玩法。

    向家二妹妹嘗試了一下,木雕青蛙又動起來了,她歡喜的大叫了一聲。

    向家小妹看著向家二妹妹手里的木雕青蛙,一臉羨慕。

    可有心討要過來玩一下,可她知道這是寇季那個壞人送給二姐姐的,她又舍不下臉討要。

    她期盼寇季能從袖子里再變出來一個會跑的青蛙,來討好她。

    可寇季站在原地一動也沒有動。

    向家小妹瞪著寇季,狠狠的跺了跺腳。

    她這下到沒有開口讓寇季趕緊離開,她想讓寇季從袖子里再變出一個木雕青蛙給她玩。

    寇季見此,只是淡然的笑了笑,然后拱了拱手,道:“告辭!”

    在向家小妹失望的眼神中,寇季邁步離開了蘭花苑。

    向家小妹看著向家二妹妹拿著木雕青蛙玩的開心,有些吃味的對向嫣道:“姐姐,那個壞人是不是看上了二姐姐,所以才送二姐姐東西,卻沒送你東西?”

    向嫣刮了一下向家小妹的鼻子,低聲笑道:“這么有趣的東西,他怎么可能會忘了我?”

    “在哪呢?”

    向家小妹四處張望了一下。

    向嫣輕笑道:“他不讓我告訴別人。”

    向家小妹臉頓時垮了,扭頭就往外跑去。

    等她跑出了院子的時候,眼淚止不住的留了下來。

    她明明很討厭寇季,可寇季送東西的時候,給了她大姐姐,給了她二姐姐,就是沒給她。

    她心里就是委屈。

    莫名其妙的委屈。

    向嫣在向家小妹逃出去以后,搖頭苦笑了一聲。

    她趁著二妹妹不注意,略微走上前,走到了寇季剛才站的樹叢旁邊,伸手從樹叢里取出了幾樣東西。

    一個躺在床榻上的睡美人,似乎是用銅制的,底下有個底座,底座上同樣有個蝴蝶紐扣。

    還有幾個木雕青蛙。

    她不用跟寇季多言,就知道寇季做出的這些東西該如何分配。

    那個躺在床榻上的睡美人,明顯是送給她的。

    那些木雕青蛙,明顯是送給她幾個弟弟妹妹的。

    其中明顯有向家小妹一份,只是向家小妹兇神惡煞的對待寇季,寇季才沒有拿出來給她。

    不僅如此,還借用了類似二桃殺三士的法子,報復了向家小妹妹一次。

    向嫣收起了幾樣東西,低聲笑道:“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

    “……”

    收好了東西,向嫣對向家二妹妹招了招手,“回府了……”

    向家二妹妹寶貝似的拿著木雕青蛙,道:“不是說今天繼續游園嗎?”

    “這園子,我們看了不下百次了,沒什么新鮮的了,回府。”

    “……”

    向嫣領著兩個妹妹回府了。

    寇季也回到了府里。

    雖說今日沒跟向嫣說上什么話,可他要送向嫣的東西,已經送去出去了。

    他回到了府上,咸魚了一日。

    翌日。

    他在沉睡中被寇忠叫醒,寇忠親自帶著人為他更衣,并提醒他道:“小少爺啊,今日是你第一次去吏部點卯,可別遲到了,惡了上官。”

    寇季迷糊著道:“我上官不是王欽若那個糟老頭子嗎?我怕他作甚。”

    “可依照您的品階,您還要參加早朝啊。”

    “早朝有什么好參加的……”

    “老爺說,今日早朝要推舉參知政事。”

    “那可是大事,我的去看看。”

    (//)

    :。: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北頌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③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