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今夜的月色真美最新章節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昏了頭

今夜的月色真美 第一百三十三章 昏了頭

    這個聲音,毫無疑問就是林驀然。

    李若初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甚至以為自己在幻聽。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驀然在這里?

    為什么?

    手腕被抓住了。

    李若初回過頭,看到的確實是林驀然輕皺著眉頭的面容,自己的纖細的手腕上也感受著他手心傳來的溫度。

    “你跑的太快了,我差點沒找到你,我說,你現在是什么表情?我可是把你從死胡同里拽回來了啊。”

    林驀然說著這句話,仿佛他一直就在自己身邊一樣。

    李若初連忙從他的手中抽出了手腕,又往后面后退了一步,她避開了人群,來到了旁邊的空地處。

    “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為什么?明明這里面有這么多的人在……”

    “這個問題不重要。”林驀然說道。

    “這個問題不重要?”李若初覺得,這個問題很重要。

    到底是什么力量,他到底擁有什么能力,能在夜幕中,找到一個并不熟悉的女人?

    這個人,難道有什么超能力嗎?

    “李若初,我想剛才可能真的搞砸了。無論是即使你來了幫我,還是說我說自己實際上家境很不好的這件事也罷,從一開始恐怕都不會起到什么作用。但是,現在我也有些明白過來了,也確認了,事情好像并不是那么復雜,也不是我想的那么困難。你的朋友許凌薇的老爸,似乎并不是個什么簡單的人物,他雖然嘴上著急催促著我和許凌薇在一起,但其實,他的內心似乎并不想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樣,我覺得,事情還有轉機,我也不用和許凌薇非得假戲真做,這點,也請你放心。”

    “哎?是、是嗎?可是我看到,阿薇她……”李若初回憶著剛才,許凌薇看著林驀然的表情,可是已經愛上了這個男人的表情,那并不是什么開玩笑,哪怕許凌薇的老爸不當真,但許凌薇未必會不當真。

    以自己對許凌薇的了解,如果她真的愛上了林驀然的話,絕對會假戲真做的。

    到那時的話……

    “李若初,我跟你說,眼睛看到的事情也許并不是真相,而你聽說的未必是假象。”

    “哎?你、你說什么……”這句話很耳熟,《嚴冬綻放之花》里,這是男主角經常都會放在嘴邊說的那句話。

    “總而言之,李若初,你大可不用擔心這件事的后續發展會是什么樣子的,雖然因為你的遲到導致我的計劃并沒有成功,不過,事情總算是圓滿解決了。”

    李若初覺得,現在林驀然的聲音里似乎已經完全充滿了自信,他冒出來的眼神也讓李若初感覺閃過了數道神采,這是自己知道的那個林驀然嗎?

    “可是你就這么跑過來好嗎?阿薇他們一家人,他們現在可還在那里等你,你就跑過來這里,明明她的妹妹那么喜歡你,你不是給她們買彩虹棉花糖……”李若初發現自己已經變得語無倫次,她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她也完全不明白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是什么了。

    “關于那個,其實沒什么關系的,我只是隨便找了個借口,就跑過來了,沒想到你跑的還是挺快。而且我也湊巧看到了你進了那家咖啡廳,又突然沖出來,亂跑一氣,然后就又再次追過來了。”

    李若初靜靜聽著,她覺得林驀然的話似乎包含著大量的信息,里面似乎說著很多的事情,但李若初覺得自己太笨了,她現在卻一條也解讀不出來。

    她的腦子已經很亂很亂了。

    明明眼前站著的是林驀然,本來心里異常討厭他,想要離開他,但此時此刻,她卻異常想要依靠這個不知用了什么辦法卻找到了自己的人。

    這樣的人,怎么會是林驀然?

    一種奇怪的感覺,又從心頭冒出。

    李若初無比驚訝,她連忙把這種危險而又不該有的心情連忙掐斷,但只要看到林驀然的臉,想起他剛才找到了自己時,那種心情就再次變得強烈起來。

    可惡,為什么,為什么又是林驀然?我明明已經不想再……

    可是,可是我……

    面前的林驀然,和曾與自己相伴了八年之久的林驀然有著相同的臉,但內在卻完全不同。

    作為自己愛人的林驀然,并不會像他這樣將自己收拾得干干凈凈,像個真正的帥氣的男人一樣走出來,也更不能在人群中一眼就認出自己,更不能拋下一切來找自己。

    李若初覺得,這個林驀然比自己認識的那個人年輕,也有著那個人眼中完全不曾看到過的神采。

    難道說,自己又要陷進去了嗎?

    他就是他嗎?

    還是說,他已經和他不一樣了?

    李若初嘆了口氣,她按住了自己的太陽穴,還在努力打消那種危險的想法。

    自己在想些什么?

    事到如今,想這些,是對的嗎?

    明明自己在前世,已經和他離婚,之間已經連一丁點的感覺都沒有了。

    可是如今,為何心臟會跳動得如此之快?為何,自己會感覺到,臉頰已經滾燙起來了呢?

    “我這個人,還真是……”

    李若初心里異常痛苦,她異常混亂。

    重生了十年,難道,還要喜歡這么一個人?!

    “走吧,李若初,我請你喝杯東西?如何?我知道一家很好喝的店。”

    “哎?你、你說什么呢?”李若初完全沒有想到,林驀然又說出了這句話。為什么?

    今天,似乎有太多的為什么了,李若初感覺自己,實在是太笨太笨了。

    “啊,對不起我好像忘了,我身上已經完全沒錢了,剛才打車過來的錢已經是最后一點了,看來請不了你了呢。”林驀然拿出了破舊的錢包,里面空空如也,李若初看著,心里不知為何,有一種苦澀在心頭。

    “你的工資呢?咱們一個月工資能開五千多,你都用來做什么了?”李若初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么關心林驀然了,她更不了解,自己為何又主動說話?

    明明,自己以前是絕對不會和林驀然主動說哪怕一句話的。

    “買書。我都用來買書了。奇怪吧?”

    “買書?你在說什么啊?”李若初完全不敢相信,林驀然的工資,居然全用來買書了。

    買書做什么?難道,他還在寫嗎?

    不對,李若初搖搖頭,十年前,林驀然還是那個有點名氣的小作家,他不就應該去寫么?

    “我也不知道,我只想買來,然后把它們放在書架上不打開,沒有打開的想法。”

    “哎?”這,似乎又和自己認識的林驀然不同,那個林驀然,書架上被塞得滿滿當當,全都是古今中外各種,他嗜書如命。

    “可能是為了裝個文化人吧,你看我,完全不像個從航大畢業的人,對吧?”林驀然苦笑道。

    “啊,對,你是航大的……”李若初完全忘了這點,這一點,她幾乎從一開始就沒怎么記住。

    畢竟前世的林驀然,雖然有著航大的好文憑,結果卻連一天的班都沒有去過,一直都憋在家里寫那些幾乎已經沒什么人讀的了。

    “要不然也不會能進菲勒斯科技嘛,也多虧了我從那混到畢業的呢,哈哈。”

    林驀然的話,顯然比以前多很多。

    李若初抿著嘴,她很想問問,為何林驀然當初直接來了菲勒斯科技,畢竟,前世的他真的連一天的班都沒有去過,為何重生到了十年前,他會突然上班?

    而且,李若初也曾從許凌薇的口中得知過,林驀然是在一月份就來到了這家公司。

    自己明明是九月才重生的。

    為什么?

    歷史的改寫,不應該從自己重生回來,才開始的嗎?

    為什么林驀然一開始就改變了?

    林驀然的話在耳邊飄著,李若初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對了,你現在也是很窮嗎?”

    “嗯,很窮很窮,一分錢都沒有了,明天怎么過都不知道。李若初你也不是不清楚,我跟許凌薇借了不少錢了,雖然說下周一就發工資了,但今天我真是沒錢了,又不可能跑回去和她繼續借,要不然肯定會被她妹妹們給纏住的……”

    “我請你好了,咖啡的話。”李若初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

    但她非常非常想看到林驀然。

    想聽他說話,想看到他。

    心中的那股萌芽,已經長成了大樹。

    重新,再一次長出了大樹。

    李若初感覺,自己已經完全瘋掉了。

    居然重生了十年,還會喜歡上這個討厭的人。

    她沒救了,無可救藥。

    “不用勉強,那個,我還是去坐公交車……”

    “你有坐公交車的錢嗎?”沒有的話,又為何從許凌薇那邊跑過來找自己?

    “沒有,看來我只能……”

    “請和我一起去喝杯咖啡,好嗎?”李若初繼續說著。

    “唔,如果你堅持的話。”

    “我堅持,我要去你說的那家店。”

    林驀然撓著后腦勺的頭發,輕輕微笑起來。

    李若初怔怔的看著這個曾無比熟悉,又無比陌生的男人。

    心跳又開始加速,這可惡的心臟。

    “那個,我知道一家還算不錯的店,當然不是那個帥哥的店,你放心。”林驀然說著,還指向了遠處。

    “是卡特蘭?”李若初知道那家店。

    “是卡特蘭。”林驀然回答道。

    李若初走在了林驀然的身邊,和他并排著,一起沉默著穿過無數個路燈,穿過數不清的人群,穿過讓她目眩的燈光。

    她突然覺得自己真得再次穿越了時光,回到了之前。

    林驀然曾幾何時,也和自己這樣默默地在無數條大道上行走過。

    那時的他,還不曾如那樣讓李若初無數次哭著醒來。也不曾總留給自己一個面對著屏幕的背影。

    那時的他們,是熱戀的戀人,是如膠似漆,發誓永遠不分離的戀人。

    可如今。

    這又算什么?

    這算是十年后的失戀,又重新開始初戀?

    太荒唐了。

    李若初抿著嘴唇。

    她看向林驀然。

    “林驀然,你知道嗎?”

    “李若初,你說,我聽著呢。”

    “趙彥音讓我幫著把你周一要面對的事情解決。”

    “哦。是嗎,我知道了。”

    “你不多問問嗎?”

    “問什么?”

    李若初突然語塞了。

    她也不知道林驀然該問什么。

    “呃,就是為何偏偏是我和阿薇兩個人要來幫你之類的……”

    “不關心。因為一切總會過去的。”

    “哎?”

    “也許有的事情,即使重來一遍也是會如此。”

    李若初突然從林驀然口中聽到了莫名其妙的一句話。

    他,在說什么?

    李若初的心,狂跳著。

    自己重來了一遍,然后,也會愛上這個混蛋嗎?

    “你的意思是……”

    “我即使是無論怎么選,也都不會選和那個有錢又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人在一起,那個女人即使無論重來多少次,我都不會選擇她。”

    原來,是說那個逼他相親的客戶嗎……

    李若初突然很矛盾,她,更想讓林驀然說的是自己。

    “沒人說你傻嗎?要是點頭了,能擁有的東西會很多,可你……”

    “我覺得,愛情這東西,要和這樣的強迫一般的事情綁在一起的話,就完全變了味道。我覺得,愛情這種東西應該是純粹的才行。你喜歡我,我喜歡你,中間不應該有任何的雜質在里面。這樣,才是最完美的。”

    林驀然說的,很意外和自己想的是一樣的。

    李若初很奇怪,能這么想著的林驀然,怎么和自己在了一起之后就變成了那個樣子?

    難道是因為自己哪里出了問題,所以他才變了嗎?

    李若初疑惑著。

    真的是自己的問題嗎?

    她還是沒有想通,沒有想明白。

    路邊的一家商店,剛好放著歌。

    “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她身旁,今天我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茫……”

    李若初愣住了。

    她最喜歡的這首歌,也曾是林驀然最喜歡的那首歌。

    林驀然曾彈著吉他,把自己唱哭過。

    “有些故事還沒講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歲月中已經難辨真假。”

    林驀然哼出了這首歌。

    這是許久許久,李若初都沒有聽過的,林驀然的歌聲。

    她怔怔的看著他,又陌生,又熟悉。

    這個人,到底怎么回事啊……

    ***

    兩人一起打了輛出租車,沒有太長時間,又站在了“卡特蘭”的門前。

    李若初對這里異常熟悉。

    她也馬上看到了正在吧臺忙碌的自己認識的那個女孩,她們,曾經數次見面過。

    “你在這里等等,我去買吧。”李若初找了個座位,將包包放在了椅子上,放下了林驀然走向了吧臺。

    她的心,還在為林驀然而跳動著。

    郭思思這邊,則是完全沒有想到。

    她居然在這個時候又見到了李若初,要說的話這其實是很難發生的事情,畢竟現在已經離她們下班的時間過了很久,正常來說,她應該在家里才對。

    不過,當郭思思的視線掃過店里的座位上時,卻看到了林驀然。

    她瞬間慌亂起來。

    “瑞夏姐!你看,那是林哥對吧?”郭思思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指著歪著頭看著外面風景的林驀然,對周瑞夏說著。

    “能不是么?你還能認錯?我說思思,吧臺也不忙,你可以去找你的小情人聊聊哦。”周瑞夏掃了一眼就看到了林驀然,她不以為然,拍了下郭思思的后背。

    “聊什么聊,我……”

    “一杯冰卡布奇諾,一杯冰拿鐵,”李若初已經走到了吧臺的地方,她微笑著對郭思思說道,似乎已經想好了要喝什么了。

    她對郭思思點了點頭示意。

    “哎?啊,那個,姐姐,你自己來的?喝兩杯呀……”

    “不啊,兩個人。和他。”李若初嘆了口氣,她回頭指了一下林驀然。

    郭思思張大嘴,似乎要窒息了。

    ()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今夜的月色真美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③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