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時光游戲坊最新章節 > 第95章 壓倒駱駝

時光游戲坊 第95章 壓倒駱駝

    四周一片詭異的安靜,除了車輪碾過青石地面的聲音。

    攤主們噤若寒蟬,連大氣也不敢喘。仿佛這架巨大的馬車是通往幽冥地府的靈車,隨時會將生靈拖入地獄。

    除了攤主外,可以稱之為生靈的就只剩下撲克大人四人了。

    仿佛這條長街上就不應該有活著的生命,先頭三匹黑亮的高頭大馬徑直向四人走來,每條馬腿都邁著相同的節奏。

    但奇怪的是巨大的馬蹄踏在青石路面上居然是無聲無息的。

    隨著高頭大馬漸漸逼近,馬后面桃紅色的車廂越來越大。

    車廂不僅顏色奇異,連造型也是別致……

    那分明就是一朵巨大的含苞待放的桃花!

    這桃花般的車廂足足有三四層樓高,層層疊疊的花瓣都嬌羞的收攏在一起,不知道車廂內有什么。

    隨著三匹黑馬無聲無息的在四人面前站定,桃花車廂微微晃了晃。

    車輪聲消失了,甚至連風聲都被這巨大的車廂阻隔。

    子奇感覺這桃花般的車廂就像一個巨大的***,四周靜的可怕。

    就在四人不知所措時,車廂發生了變化,收攏的花瓣開始慢慢打開,就像一朵真正的桃花在四人眼前綻放。

    花瓣粉嫩嬌艷,遮天蔽日。

    陽光穿過巨大的花瓣,也似沾染了桃紅,子奇感覺大家正站在一片紅粉中。

    但遺憾的是,當第一根鵝黃色的花蕊露出頭時,花瓣停止了綻放,所有的花瓣就像被束縛住的玫瑰般定在半空。

    霎時所有攤主都抬起了頭,雙眼緊緊地盯著那根鵝黃色的花蕊。

    一只白玉般的小手從花蕊中伸了出來,這只手還微微攥著拳頭。

    當看到這只手時,子奇能明顯感覺到四周所有的攤主都松了一口氣,縈繞在周圍的壓抑氣氛消失了。

    “呵呵。”嬌滴滴的笑聲從花蕊中傳了出來,“大家不用緊張,來索供的是我蓉格,

    這次獅寶寶需要的東西大家請看……”

    伴隨著悅耳女聲的一個長音,白玉般的小手漸漸打開,手中握著一根黃橙橙的香蕉。

    “好了,開始吧。”

    嫵媚動聽的聲音消失了,小手也消失了。

    就像得到了一個指令,所有攤位上有香蕉的攤主即刻開始行動起來。

    黃橙橙,金燦燦的香蕉瞬間從四面八方拋向花蕊,桃花般的車廂此時就像一張血盆大口吞噬著獻給自己的貢物。

    隨著香蕉的不斷拋入,花瓣也開始慢慢打開。

    隨著花瓣慢慢打開,攤主們也越來越有干勁。

    很快所有的攤主都加入到行動中來,他們分工明確,有條不紊。

    十幾個人高馬大的咕嚕族攤主圍住了巨大的馬車,連續不斷的向花蕊中拋入香蕉,巴魯也是其中一員。

    剩下的攤主組成幾條長龍,開始絡繹不斷的傳輸香蕉給中間的人。

    眾人拾柴火焰高,伴隨著長街上香蕉的不斷減少,桃花緩緩綻開。

    伴隨著桃花緩緩綻開,笑容也逐漸出現在攤主們的臉上。

    連巴魯這個家伙的臉上也開始出現笑容,他不斷的重復著轉身接貨,再轉身拋貨的動作,汗水開始順著脖子滑落。

    越來越多的花蕊露了出來,市場上的香蕉也越來越少。

    巨大的桃花馬上就要完全綻放了,四片花瓣已經全部打開,僅剩下最后一片還在頑強抵抗。

    伴隨著越來越多香蕉的犧牲,這片花瓣終于放棄了卷曲,伸展開來,但花瓣的最前端還在微微顫抖。

    就在這時,香蕉用盡了!

    眾人的眼睛都眨也不眨的盯著這最后一片花瓣。

    她還在微微顫抖,微微顫抖……

    終于,花瓣不動了,但最前端還是沒有完全打開,就像是沁了水的裙邊,有那么一點點卷曲的弧度。

    就是這一點點弧度令眾人再度陷入恐慌,他們互相看看,噤若寒蟬。

    汗水再度從巴魯脖子上滑落,似乎比剛才干活時流下的還要多。

    “呵呵。”嬌滴滴的聲音再度傳來,“大家都很努力,做得很好,但是……”

    這一聲“但是”猶如恐怖的武器一般令攤主們各各面如死灰。

    “桃花還是沒有完全打開哦,這說明你們提供的香蕉是不夠的,這樣獅寶寶是不會開心的。我蓉格當然是無所謂了,但阿德勒知道了就不好了。呵呵,給你們五秒鐘解決這個問題吧。”

    怎么辦?怎么辦?

    阿德勒的名字就像死神一般震懾著整個人群,他們抓耳撓撒,手足無措。

    “五。”

    伴隨著第一聲嬌滴滴的倒計時,巴魯霍然轉過身,死命盯著阿棗。

    “你,你想干什么?”阿棗被巴魯的眼神盯得渾身不自在。

    “都怪你,都怪你!”巴魯憤怒地沖了過來,“你看到沒有,看到沒有!”

    “退后,不許你碰阿棗。”撲克大人迅速擋在阿棗身前。

    “四。”

    “天啊。我敢打賭,這花無非就是差了一根香蕉而已,都是你小子……”巴魯連說邊痛苦的蹲在地上。

    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花瓣只差一步就能完全綻開,也許這時候再扔上去一根香蕉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

    但再也沒有香蕉了。

    阿棗只不過是吃了一根香蕉,但那一根香蕉就成為了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

    嬌滴滴的倒計時毫不留情的響起。

    “阿棗。”靈靈迅速拉住想要動彈的阿棗,“你沒有做錯什么,這不能怪你。”

    “阿棗!”子奇也緊緊的拽住了他圓滾滾的身軀,“你想做什么?”

    “俺,俺也不知道……”阿棗茫然無措的說道,“俺只不過是餓的不行了吃了一根香蕉,這在俺的家鄉根本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不知怎么的,在這里竟給大家添了這么大的麻煩……”

    “二。”

    “對,都怪你!”

    伴隨著第一聲責怪,茫茫然的人群中指責的聲音沸騰了。

    “對,就差你那一根。”

    “你牽連了所有人,你知不知道?”

    “阿德勒知道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都怪你這個矮胖子!”

    “你這個混球!”

    “老子殺了你!”

    聲浪襲來,就像洪水找到了突破口。

    指責漸漸變成了謾罵,其實在這條長街上又有幾人沒吃過香蕉呢?

    但一旦出現問題,沒有人敢反抗強權,更沒有人會責怪自己。反正總有人會成為大家集火的目標。

    阿棗就是這樣的目標。

    “誰敢!”撲克大人一邊護著阿棗一邊大聲怒吼著。

    “一。”

    嬌滴滴的聲音在喧囂的人群中依然很有穿透力。

    “我……我……”阿棗面紅耳赤,在眾人潮水般的責難下就像犯下不可饒恕的過錯的人一樣低下了頭。

    就在這時,蹲在地上的巴魯慢慢抬起頭望著阿棗,“你還沒付錢呢,對吧。”

    這是相當壞的一句話,這句話也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雖然阿棗身材魁梧,但畢竟只有四歲,他思考問題的方式非常簡單。

    一根香蕉先是讓大家寸步難行,逼的撲克大人不得不同時拿出珍貴的撲克牌和手槍。

    現在又讓一條街的人都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這都是俺的錯。

    最后,這個討厭的男人說的對,俺還沒有付錢。

    所有的錯都是俺一個人的……

    “阿棗!”

    伴隨著子奇三人的驚呼聲,阿棗圓滾滾的身軀旋轉起來,眾人拉都拉不住。

    “再見了,大家。”阿棗輕聲道別,整個身軀騰空而起,飛向那差一點點就會完全綻開的花朵。

    噗嗤一聲,仿佛落入棉花堆中,阿棗消失不見了。

    “零。”

    蓉格的聲音姍姍來遲。

    “你這個混蛋!”撲克大人一把將蹲在地上的巴魯拽了起來。

    就在此時,花瓣最后一點點卷曲完全撫平,一朵巨大的桃花沐浴在午后的陽光下。

    “呵呵,很好很好,你們果然還是有辦法的。”蓉格的聲音嫵媚動人,“我想這些貢品足以令獅寶寶開心了,你們可以安心做生意,阿德勒一時半會是不會來了。呵呵呵。”

    伴隨著蓉格的嬌笑聲,三匹黑亮的大馬無聲無息的調轉了車頭。所有攤主和馬車剛來時一樣,默默地立在路邊,低下頭一動不動。

    馬腿又開始邁起頻率相同的步子,巨大的桃花車廂緩緩向前駛去。

    “站住!”撲克大人沖著馬車大聲吼道,一雙手還緊緊抓著巴魯的衣領。

    但馬車毫無反應,只有車輪旁被輕輕帶起的的幾片枯黃的落葉默默的回應著撲克大人。

    “混蛋。”撲克大人望著漸行漸遠的馬車輕輕說道。

    日頭漸漸西斜,他望了望身旁的子奇和靈靈,又冷冷的看了一眼還在繼續掙扎的巴魯大聲喊道:“我們追!”

    說完撲克大人就帶著比自己高大不少的巴魯沖了出去。

    “喂喂,你帶著我做什么……”巴魯發現自己怎么也掙脫不開撲克大人的一只手,只能無奈的跟著向前跑。

    “閉嘴。”撲克大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子奇和靈靈對視一眼,也飛快的向前沖去。

    馬車越跑越快,碾過青石路面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馬車后面是緊緊追趕的撲克大人,無奈的巴魯,還有子奇和靈靈。

    長街將盡,兩側的攤主依然低著頭沉默不語,仿佛一切事情都與他們無關。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時光游戲坊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③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