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我的僵尸老婆最新章節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斬殺母體

我的僵尸老婆 第六百七十九章 斬殺母體

    二號的域不大,但也不小,是一個容納了幾十顆星球的空間,而不滅星蟲現在占據的位置就覆蓋了一半,現在看去的時候差不多是一望無際,我現在只是有一個大概的位置,距離上卻是相差很遠,想過去,我就要斬殺前面的所有不滅星蟲。

    小木斧即便不俗,恐怕也很難做到。

    但就在我猶豫要不要進入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一道亮光,無數發光的箭雨橫空落下,覆蓋了無盡的范圍,我回頭才發現是那將軍帶著數百萬大軍,不斷的在投擲長槍。

    原本就不俗的長槍從域主手里投擲出來,瞬間就撕裂了大片的不滅星蟲。

    與此同時,陳浩和吳德也帶著大軍過來,采用同樣的方法給我打開一條通道。

    箭雨密集的落下,不滅星蟲紛紛被撕裂,前面徹底空了出來,但即便如此,依舊只是一段路而已。

    我小木斧橫掃,星空和圖騰同時顯化,把撕裂的不滅星蟲徹底滅掉,此時陳浩他們大批人出手,再次打開前面的圍堵。

    如此幾次沖擊,我踏出了數十萬公里。感覺到我的靠近,不滅星蟲的母體的聲音變得更加尖銳和高昂,四周的不滅星蟲紛紛蠕動,有體型巨大的開始朝我撞擊過來。

    我體內古字閃爍,周圍血氣滔天,虛身再次拔高一倍,對著撞擊過來的不滅星蟲一拳就打了出去,虛空顫動,蠕動的不滅星蟲身體像是彈簧一樣,快速的好著后面壓縮,巨大的身體正在縮短,幾乎是同時小木斧落下,直接將其斬殺。

    不滅星蟲最強的攻擊就是撞擊,若是沒有繼承昊天的力量,我還無法承受這樣的撞擊,但現在完全可以對抗。

    連續撞開數十頭后,陳浩他們再次發動了一次攻擊,但從威力來看,現在的距離上他們的力量被削弱了很多,往后的作用恐怕就可以忽略不計了。

    然而就在這一次攻擊過后,后面的不滅星蟲開始吞噬身邊的同伴,以此來提升自己的體型。

    我被攔在外面,看到了也無法阻止,短短幾分鐘時間,數十頭不滅星蟲的體型就膨脹了一倍,而失去陳浩他們的幫助,我往前的路也變得艱難起來,需要一頭頭的斬殺。

    好不容易突進了數百公里的時候,迎面就撞來一頭吞噬過后的不滅星蟲。

    我不知道它吞噬了多少頭不滅星蟲,體型已經逼近了母體,撞擊之下,它龐大的身軀屹然不動,我身體周圍的血氣卻被撞得不穩定起來,情急之下我小木斧落了下去,然而面對如此龐大體積的異獸,小木斧只是劈開一道傷口,但好在圖騰不斷釋放力量,從傷口處開始蔓延下去。

    然而蔓延的速度已經很快了,可比起不滅星蟲還是顯得不夠快,而且就在不滅星蟲崩碎的同時,虛空炸響,身后竟然有一頭同樣吞噬過同伴的不滅星蟲一頭撞在了正在被摧毀的不滅星蟲身上,原本已經被我攔下的不滅星蟲身體瞬間往前移動了數百米。

    我來不及后退,而且現在只要我后退,空間立刻就會被不滅星蟲占領,想要在突進來不容易。

    數百米的移動,帶著的卻是龐大的動力,我血氣沸騰,古字搖曳,張嘴就噴出一大口鮮血。

    踉蹌的朝著身后退了兩步。

    而就在這是,第三頭不滅星蟲又從后面撞擊了過來。

    到現在,我才明白不滅星蟲并非我們想的那樣沒有智慧,在戰斗上,它們有一種獨特的方式。

    難怪當初強大的天古族會在它們的進攻下覆滅,我們都低估了它們。

    眼看被摧毀一半的不滅星蟲再次朝我撞來,我身后的昊天鏡浮現,光芒照耀,鎖定了前面的三頭不滅星蟲,宇宙符紋和本源紋絡浮現,想把它們強行撕裂。

    然而就在本源紋絡出現的瞬間,整個天空瞬間黯淡,星宇中有一張犬牙交錯的巨口朝我咬了下來,途中吞噬了無數的不滅星蟲。

    我汗毛倒豎,認出那是不滅星蟲的口器,而擁有如此體型的,無疑是不滅星蟲的母體。

    面對母體吞噬了三分之一空間的口器,我避無可避,只能在第一時間縮小身體,與此同時昊天鏡的光芒掃了一圈,洞穿了一個時空,本體瞬間穿梭數千萬公里,勉強從它的口器下逃生。

    不過就在那巨口閉下的同時,我突然折返,進了不滅星蟲母體的口器內。

    它的身軀縱橫了一個時空,而且它吞噬了不少不滅星蟲,照理說不是進食狀態,我只要進去,它的身體就是一個現成的通道,到時候破體而出,很可能直接就到了金卵所在的地方。

    菡萏她們在后方應該是看到我進入不滅星蟲母體腹內,在我進去的一瞬間他們發動了一次攻擊,然后大軍就開始后撤,給我和不滅星蟲騰出一個空間。

    我才進入不滅星蟲母體,它就有了反應,一時間所有的寄生蟲全都沖了出來,宛若蜂群,即便我身本體,同樣被他們發現。

    上次在母體體內也遇到過寄生蟲,但第一時間就遇到了蘇東,他利用不滅星蟲體內世界的平衡帶著我避開了,但現在在不滅星蟲的暴怒下,所有的寄生蟲圍攻的目標都只是我一個。

    古字不斷飛出,碰上寄生蟲就炸開。短短幾秒時間我就構筑了數萬個古字,但對于不滅星蟲母體內的寄生蟲而言,古字的數量還是太少了。

    古字繚繞中不斷的炸開寄生蟲,構筑出一個防御圈,環視四周,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缺口,但我現在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如果小木斧從里面劈出去,是不是能夠把不滅星蟲的母體給撕裂?

    只要金卵沒有孵化,斬掉不滅星蟲再去對付他可以說易如反掌。

    想到這里我小木斧連續劈出,摧毀了大片的不滅星蟲,我抱著希望,希望這些寄生蟲上帶著的力量能夠像病毒一樣感染到母體,但在摧毀寄生蟲后,小木斧上的力量也弱了很多,與此同時不滅星蟲母體內產生一股極強的力量,開始磨滅已經減弱了的宇宙虛影和圖騰。

    我沒有感覺失望,而是第一時間推演。

    不滅星蟲母體內的力量來自血液,證明它的血液能夠消融小木斧的力量,但其余的不滅星蟲就沒有這個能力。

    可見母體不僅是在體型上特殊,血脈也有很大的特殊性。

    同時我也發現了,不滅星蟲的血液是能消融天古戰甲的力量,但天古戰甲的力量同樣能撕裂它,說明天古戰甲對母體也有同樣的壓制效果,只是我打出的力量被寄生蟲消耗了太多,接觸到母體的時候力量已經很弱了。

    但現在在它體內,我記得上次找到它的肉壁我耗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現在我的實力有增加,但前面全是寄生蟲,恐怕需要的時間會更多。

    我在里面能頂住,可菡萏他們在外面未必能頂住。狂暴狀態下的不滅星蟲母體不會在蟄伏,它一出動,肯定要把一切潛在的危險全部消除。

    心急下,我全力往前沖鋒,小木斧不斷的劈下,硬生生打通了數萬公里的虛空,周圍全是光芒閃爍,但新的光芒起來,舊的光芒就已經暗淡。

    那些暗淡和亮起來的光芒都是小木斧上的特殊力量,它們始終無法突破密集的寄生蟲,但這只是距離的問題,我只要在不滅星蟲母體不遠的地方出手,肯定能波及到不滅星蟲母體。

    打到現在,我也感覺到了,那些寄生蟲壓根就不是想要滅殺我,他們就只是不滅星蟲體內的一道防御。不同的寄生蟲不在相互捕食也不是不滅星蟲的命令,那是不滅星蟲母體受到威脅,它們自主的發起了保護。這是動物的天性和本能,而且它們深知唇亡齒寒的道理,完全不懼死亡,殺了一批立馬就補上一批,源源不斷。

    但我全力出手,還是踏出了百萬公里,按照計算,現在距離不滅星蟲母體的肉壁已經不遠了。

    然而就在我暗自琢磨怎么出手的時候,黑暗中突然吹來一陣狂風,緊跟著一頭巨大的不滅星蟲直接撞了過來。

    而且在它身后還跟著十幾條,疊羅漢一樣一條撞擊一條,第一條還沒到我跟前,最前面的一條就已經再巨大的沖擊下變成了一個圓球。到我面前的時候已經成了一灘肉泥,可就是這一堆肉泥卻是被壓縮過的,比隕石還要堅固,我不留意的被撞了一下,直接倒飛出數百公里才停下來。

    我都還沒穩住身體,第二波撞擊再次襲來,短短兩秒,兩次撞擊,硬生生把我往回推了數百公里。

    看著好不容易突進,現在正被撞出來,我也有些急了。

    然而我準備從左右離開的時候,上下左右的寄生蟲都瘋了一樣,也不攻擊我,而是全部盤旋在我周圍,急速的補位,把我給壓在了那一片空間里。

    第四次撞擊的時候,我終于顯化虛身,體內血液飛出,凝魂血體,魂血體穿上天古戰甲后擋在了最前面,我施展天道拳從側面打穿出去。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我的僵尸老婆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③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