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平凡文學 > 戰斗在魔法世界最新章節 > 第275章 秘境邊界

戰斗在魔法世界 第275章 秘境邊界

    『點擊章節報錯』

    “到達邊界了?”

    王劍對于秘境不是沒有感覺,甚至知道。

    正如他們所知的,秘境是一個有限度有面積的世界。

    有一位科學家曾經提問,說如果空間是有邊界的話,那么墻后面是什么?

    但在秘境,確確實實是有限制的。

    但王劍沒想到,居然這么快就遇到了。

    扶著安娜站起,兩人對視一眼,借著微微的亮光,下了點決心。

    很快,安娜調整氣息,開始朝著前方飛奔!

    在他們看來,沿著邊緣行走,應該可以找到出路吧。

    兩人速度很快,在不考慮體力以及被發現的情況的話,速度可以達到非常驚人。

    這就是實力。

    但奔跑了起碼一小時,王劍有些氣息不勻,示意安娜停下后,說道:“不對,不對勁,外面不是這樣的!”

    跑出去的距離不說,最關鍵的是,他感覺沿著的路總是有一些拐彎,似乎就是一個圓形。

    兩人對視一眼,安娜想了想,說道:“我繼續向前,你朝后走。”

    王劍雖然不想丟失安娜,不過卻是沒辦法。

    回頭走,就仔細的多,王劍觀察起來,秘境的墻壁實際上就是空間之墻,也就是這個小世界的邊界了。

    看看周圍,似乎也已經到頭了。

    而在這里,人類存在的痕跡不多。

    忽然,地面上有一些痕跡。

    王劍低下頭,朝旁邊看去,這里絕對是經常有人走過,因此都踩出了道路!

    但是,前方依然是有空間之墻的。

    摸索一陣,王劍只能嘆息著放棄。

    但他覺得非常非常不對勁。

    腳步聲傳來。

    他用眼角一看,就知道是安娜。

    安娜看見了王劍,似乎并不意外,說道:“看來就是這樣。”

    王劍指了指前方,說道:“就在這里,應該是通向外部的道路,不過卻是封閉的,那也就是說,人家之所以敢于讓咱們住在這里,不給守衛,是因為完全不怕咱們動手啊。”

    安娜回憶了一下,說道:“大體地圖我可以畫出來了,我們所在的這片土地,大概有五十平方公里。”

    王劍想了想,說道:“看來這意思,人家對于空間法術的掌握很深,懂得在晚上關閉空間的一角,讓我們根本沒辦法啊。”

    安娜忽然低頭,看了看時間,說道:“我想可以放棄了。”

    王劍咬咬牙,說道:“折騰了一晚上,就得到這個結果,真是……”

    “問題,我想,秘境會用這樣的方式控制外來人,不是第一次,為什么你們之前的人,沒有留下一張最初的地圖呢。”

    王劍剛想說以前的人軸,傻,但是很快明悟了什么。

    這個世界上沒有傻子。

    傻子早就被掛掉了。

    也就是說,秘境的事情,上層肯定是知道的,但就是沒人告訴他們。

    甚至,這種事情,那位喬素雅公主,難道她老媽也不說?

    這是沒道理的。

    你可以說自己不通政治斗爭,所以對于秘境的內部政治架構,以及有什么山頭不了解。

    你可以說你不通生產,對于秘境的生產力和組織架構不熟悉。

    但是空間是可以關門的,這種事都不肯說?

    “我想等等。”

    附近就有農田。

    王劍卻在道路上勘查許久,這里的車轍很新,卻不是華國的汽車,而是……

    做完這一切,回到田地里休息,他倒是和安娜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

    哪個學校畢業的?

    如何進入現在的部門啊?

    最重要的是,待遇如何,有沒有五險一金?

    安娜對于王劍也非常好奇。

    大晚上的,不睡覺,出來溜達的人,都有秘密。

    王劍并不在乎什么,即使安娜所在的組織對于白帝秘境有小心思,那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的小心思。

    秘境可以控制空間之墻,才讓他犯嘀咕。

    這是法術版本的甕城啊。

    甕城是個挺損的東西。

    電視上電影上總是演著拿沖車撞城門,城門一撞開,這城就算破了。

    實際上,第一道城門破了,攻城的將士就會發現里面還有有第二道門,驚不驚喜?意外不意外?

    有個詞叫做“關門打狗”,還有個詞叫“甕中捉鱉”這兩個詞就形象的解釋了甕城的作用。

    攻城一方如果看到第一道城門被打破或被守軍故意打開而沖了進去,那下場么………被守軍居高臨下站在四周城墻上集體圍觀是一定的。

    吃瓜守軍圍觀之余,射點箭啊、扔點西瓜皮、丟點萬人敵、震天雷、臭彈、大便什么的,砸到進入甕城里的花花草草也很正常吧。如果第一道城門是守軍故意打開的,待攻城方士兵進入后就關門…………那可真是羊入虎口了。

    空間之墻絕對是更狠更強大的甕城。

    古代時候,對付甕城,一般只能以人命去填補,登城,但是在這里,再多的人,如何能爬過這空間之墻?

    后來,科學地球開發了火藥,而法術地球各種大威力的符咒也開始傳播,對于城墻也就有了壓制力。

    但是,這空間之墻,有幾個敢炸敢燒的?

    如果炸壞了,燒壞了,難道第一個死的不是自己嗎,不是這些存在于這個空間的人嗎。

    別的不說,王劍就絕對不想試試看,空間之墻被破壞后是什么樣子。

    萬一結局是所有人一起完蛋呢,那畫面,真美。

    這也堅定了他低調行事的法子。

    安娜看他的眼神逐漸變化。

    現在,沒人能阻礙王劍回到住所后,將安娜昨晚的事情說出去。

    畢竟他們是身在一個華國人的使團,而王劍很明顯是華國內部的人啊。

    “對了,回去以后,我怎么聯絡你?必須告訴大家小心,空間之墻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起碼只有那些空間法術強者才行吧……”

    王劍忽然一愣,對啊,說起空間法術,呂青衣言之鑿鑿,似乎非常有自信,隨時可以離開,沒人攔得住,難道說,她真有類似的玩意兒?

    那可就好玩了。

    安娜忽然抬起頭,說道:“很快要天亮了。”

    遠處,那個“太陽”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速,很快就出現在了天空。

    不同于另一個世界的小學生,喜歡寫的,太陽伯伯緩緩升起,我感覺到了溫暖。

    在秘境,太陽是以浩瀚的氣勢,就這么出現了。

    要么是光照萬里,要么是漆黑一片。

    如果這是某人的設計,還真是……沒有意思啊。

    接下來,一切都看得清楚起來。

    兩人休息談話的地方,算是一處陡坡,此時坐在那,卻是可以看到周圍的。

    幾乎每一片土地的顏色都不同。

    但就是這么四四方方,恰到好處,讓人一陣絢爛。

    陽光帶來生命。

    所以經文里,最出名的就是那句。

    要有光。

    王劍嘆息一聲,說道:“這里真美。”

    安娜忽然看了看,說道:“你沒有進過秘境嗎。”

    “沒有,第一次,所以來逛逛,嗯,你們呢。”

    安娜有些遲疑,說道:“在美國,真正的秘境很少,這一點沒有隱瞞,我們的歷史太短,缺乏你們的所謂改朝換代。”

    王劍想了想,頓悟。

    各國之間,雖然對自己到底有多少個秘境藏著掖著,實在不行了,后續白帝秘境早就暴露,無法隱藏的,自然是只能公開,許可外國人進來作為觀察員。

    起碼王劍就知道,朱雀內部肯定有好幾個秘密的秘境,與政府共同管轄。

    秘境因為什么形成?

    秘境的人吃多了撐得跑進秘境去?

    因為斗爭。

    原本掌握大量資源的前皇族,或者前朝軍事力量首領,在發現自己的祖國滅亡無可阻攔,自己繼續抵抗就是死的情況下,大多數會選擇跑路。

    這是很明顯的二選一,留下,意味著被推平或者寄人籬下不知道哪一天被干掉。

    而跑路,躲進秘境,走之前多帶人,起碼可以混個草頭王的待遇啊。

    所以,越是歷史久遠,幅員遼闊,樹大根深的國家,越是有著巨量的秘境。

    而美國就差著事兒了。

    畢竟他們動手太快。

    此時美國也忽然回過味來,整個美洲大陸,所擁有的秘境一只手數的過來,而億萬人口的美洲,很顯然沒有足夠多的秘境裝下這么多人口了。

    比起潛力無窮,積攢了無數秘境可以跑路的華國人,美國人發現,如果一旦獸海抵擋不住,需要跑路的時候,自己好像是最慘的。

    所有不惜一切代價,美國人正在瘋狂的尋找可以使用的秘境。

    當然了,這話也就是說說。

    他們真正想要的,是可以讓上層跑路的秘境而已。

    這可不容易找。

    環境要好,地方要易守難攻,將來大反攻的時候,要有利于他們打回來,繼續稱王稱霸。

    這里面有多難,沒人知道。

    安娜也很為這美景感傷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過來,“我們該走了。”

    “走什么走,你沒感覺這里多么美麗嗎,我是不想走的。”

    安娜說道:“我們是外交使者,這里只怕很快會重新打開,道路后面,是秘境的人。”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為了這樣美麗的土地,多少人血染風沙?”

    王劍完全感覺和明白,為什么歷史上這么多戰爭了。

    人類之所以是人類,是因為傳承。

    骨子里渴望追求土地的原始人,消滅了骨子里對土地可有可無的人。

    更腹黑的原始人,消滅了直腸子的原始人。

    野心勃勃的原始人,消滅了那些胸無大志的家伙。

    這就是野心。

    野心是饑腸轆轆的惡狼看著農場羔羊的綠眼,野心是阿門農祈禱勝利燒死女兒的熊熊烈火;

    野心是勾踐為仆作奴生吃人糞時強作的歡顏,人擋殺人,佛擋殺佛,不顧面子和尊嚴,拋棄道德和底線,心心念念一定要做到的事才配得上“野心”兩個字。

    野心是看到了美好事物就想占有的欲望。

    就是看到皇帝出巡的浩大場面,大呼大丈夫生當如此的坦然。

    當然了,野心不是傻缺。

    什么叫傻缺呢?

    剛成立個早點鋪子就天天叫著要“拳打肯德基,腳踢麥當勞”。

    剛做個手機,就大叫“蘋果是垃圾”。

    剛湊齊幾個人,就叫著要搞“新金融”。

    傳銷的、吹牛逼的,那真是個個心懷大志,個個志向賽過大小馬,不讓健林……但這玩意現實嗎?有幾個正常人相信他們吹的牛逼?信這個的,有幾個不是連人帶馬摔到尸骨無存的?

    什么時候考慮什么樣的問題。

    世界上有兩種“志向遠大”第一種志向遠大指向的是人,另一種志向遠大指向的是事。

    兩者不同的地方在于,前者把讓自己超過其他人當作終極目標,后者則把做成一件事當作自己的目標。

    志向,如果說僅僅是想做人上人,爬上其他人頭頂作威作福,那么基本上就會功敗垂成。

    先定個小目標,然后一點點實現他,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最終想要什么。

    兩千年前,就有這個情況。

    那時候的項羽,實力是當時天下第一強大的法術強者。

    但是這人太年輕,哪里是大了自己二十歲的劉邦的對手。

    他所謂的“無顏見江東父老”固然可歌可泣。但是作為領袖他關心的不是最終的成敗,天下的一統而是自己的“顏面”。因此項羽就有了他本身的一個悖論,當他的顏面,或者他的某個屬性跟現實沖突的時候,他就陷入了一個巨大的矛盾。如果他違背自己的行事原則,那么他的勝利又有什么意義?而如果他不違背自己的原則,那么他最終會失敗,如何又能證明自己高人一等呢?

    而對面,看項羽,鴻門宴也好,烏江自刎也罷,他骨子里的那種傲氣或者說那種對自己行事風格,諾言,顏面的在乎程度超過了他對達成目標的渴望。很多人喜歡項羽,因為他確實很可愛,他愛恨分明,坦坦蕩蕩,言出必行,甚至在抓住對方的老婆孩子之后還能以禮相待。

    君子啊。

    但是其實,這就是個暴虐的年輕混蛋。

    對面的劉邦才是明白人。

    劉邦是另一種志向遠大,他不怎么在乎自己的名聲,諾言或者是行事風格。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平凡文學★★ 如果覺得戰斗在魔法世界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③肖6码